更多
伤感美文,让心灵和着忧伤的节拍共舞
伤感日志大全 伤感文章 抒情散文 哲理散文 情感文章爱情故事 亲情散文
返回通博娱乐
当前位置: tbet88 > 伤感日志 > 爱情故事 >

tbet88通博娱乐资讯:爱到深处 花无语

时间:2013-09-02 07:37来源:未知 作者:满山红叶 点击:次    网友评论
   我的眼前幻化出多年前,那个小女孩的模样,她总怯怯地抓着我的衣角,她羊角辫上扎着的红纱巾在山谷里飘荡。

         因为股骨头坏死而丧失了劳动能力的父亲,在接到我考上北方一所著名的医科大学通知单时,挪开了盖在身上的薄被,用力捶打着双腿:“孩子啊!都是我没用,耽误了你的大好前程。你看看咱这个家哪里还有钱供你读书哇!”站在一旁的母亲和妹妹槐花也是大放悲声。此情此景,不像是我金榜题名,反而像家里谁不幸去世。
   我红着眼睛劝道:“都别哭了,不上大学我照样让你们过上好日子!”我故作轻松地走出他们的视线,我不想在亲人面前流泪,我是男人。可是,多少年的梦幻,我始终未曾放弃。现在,我无法再连累家人。几年来由于读书,家里已经债台高筑。我一口气跑到山里,将头埋在溪水中哭的昏天暗地。没有人懂我十二年的付出,原野的风带着一抹午后未散尽的热气扑面而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平静自己纷乱的思绪。

   这时,一双温柔的小手轻轻搭在我的肩上:“哥哥,莫哭。”不用回头就清楚是妹妹槐花。我努力笑了笑:“槐花,哥哥没哭。刚才是沙子进了我的眼睛里。”那双手拦住了我的肩,一张细腻的脸紧紧贴在我的后背。
   为了生活,第二天我出现在乡里一家砖窑厂。我想在这里打一年的工,攒足学费,医科大学的校门就是在梦中也向我招手。第五天,我正拉着一车刚出炉的水坯朝垛口奔去,槐花来了。她看着我浑身被汗水湿透了,心疼的落泪了。走上前来,她拽着我的手说:“哥哥,早回家吧,你读书的钱凑齐了。”原来是我就读的高中,那些老师和学生爱心捐款,一上午就收到了两千元,加上村长鼓动大伙你三十,他五十,这家一筐土鸡蛋,那家一捧大红枣。总算有了上大学的钱。
   停了一会儿,槐花又说:“我上乡里一家酒店刷碗端盘子,一个月三百元。哥哥,我供你读书。”望着槐花弱不禁风的身子,她才迈过十六岁门槛,我不免潸然泪下。槐花伸出手,替我擦泪。“哥哥,谁叫我是你妹妹呢。你出息了,咱爹娘也跟着开心呐。”我拼命点了点头,“记住了,槐花。可你该受苦了!”
   东拼西凑,集齐了上学的钱。槐花送我去车站,她给我背着一支包儿,一路上,刨根问底对大学里的事情很感兴趣。美丽的眸子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其实,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槐花不是我亲妹妹。她一生下来就被母亲丢弃在我们村口那棵大槐树下,据邻居们说父亲捡到她时,她的襁褓上落着洁白的槐花,母亲就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从小到大,槐花都十分乖巧。她像一个小尾巴形影不离的尾随在我左右,一口一个哥哥的喊着。
   去年,槐花上初三了。声称自己一上课就头疼,说什么也不念了。我明白槐花是为了全力以赴供我读书。她的学习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
   送君千里,总有一别。我刮了她的鼻梁,说:“妹妹,等几年哥哥就把你接到大城市去!”
   槐花羞涩的笑了。
   大学生活可以说是紧张的,也是艰苦的。槐花每个月寄来二百元,我恨不得一分钱掰两瓣花。父亲那布满皱纹的面孔以及槐花瘦弱的肩头一刻不歇的在我心底晃荡。让我发誓刻苦读书,发愤图强。直到因为营养不良晕倒在地上。
   校领导和家长取得了联系。等我恢复一些的时候,有一天,槐花像个天使出现在我面前。在穿的时尚大学生那里,妹妹的衣着土的掉渣,我顾不得许多,惊喜的拉着妹妹的手:“你怎么来了?爹妈还好吗?”
   槐花的眼泪无声的淌着,“哥哥,你憔悴了。”马上,她又说:“哥哥,我到这座城市打工了。是咱乡的得胜大哥领我来的,在一家洗头房,小菊也在这。这儿挣钱很多,距离你也很近,我想你可以随时来看你。”
   这个消息也让我高兴,但是,我告诉槐花,学校考虑到我家境贫寒,已经给我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槐花立刻说:“不行啊,哥哥,你要好好学习,要有大出息,爹妈眼巴巴的盼着呢。赚钱的事归我。”
   时至中午,我领着槐花进食堂吃饭。迎面遇到了我的同窗婉玉,一个前卫的城市女孩。婉玉见我胳膊上挽着一个女子,不冷不热地问:“这谁呀?家乡的青梅竹马?”早感觉到婉玉对我有那种情愫,只是我有自知自明,穷人在这繁华的都市连个站稳脚跟的地方都没有,哪里还敢奢望爱情?而且,又不能荒废了青春。所以,我从来没向她表白什么。
   我急忙介绍说:“这是我妹妹,槐花。”婉玉的脸色豁然开朗,不由分说从我怀里抢走槐花拉她去吃饭,然后参观学校的每一处建筑,还有寝室。这架势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派头,让我想拒绝都张不开嘴。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和婉玉之间的微妙情感,昭然若揭。自槐花来这座城市打工,寄给我的钱明显多了起来,可没有如她所说:“经常来看我。”
   大二的圣诞节快到了,我接到了槐花寄来的一千元钱,她发信息说:“过节了,给婉玉姐姐买点礼物,别让她没面子。”
   这个圣诞夜,我拥着婉玉的肩膀走在城市灯火阑珊的街头,对婉玉说:“以后日子好了,我要好好报答槐花妹妹!”婉玉表示赞同。
   周末,婉玉的妈妈叫我过去吃饭。饭罢,我和他们一家三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婉玉的爸爸妈妈都是也很慈祥的人,也很明事理,对我一直很好。
   电视画面上掠过一组混乱的镜头,画外音正在播报:“我市扫黄打非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一个个镜头掠过去,很多低着头的女孩子鱼贯而出,婉玉的妈妈感叹着:“这些女孩子不懂得自爱。”
   婉玉忽然尖叫一声:“槐花!你看看,那是槐花!”即使婉玉不喊,我的血早已凝固了,那个瘦弱女孩的侧脸不是槐花是谁?我压制着狂跳的心,安慰自己,也许这只是长的像槐花而已,可镜头里接连好几个大特写,分明就是槐花。村里的得胜戴着手铐在接受警察的审讯:他的罪名是容留组织女子卖淫。
   那一刻,在婉玉全家人诧异的眼神里,我羞愤倍加,无地自容。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槐花所在的出租屋。她的样子很疲惫,比原先更瘦。看到我的突然出现,槐花兴奋地说:“哥哥!你来了?没钱就打个电话吗。大老远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是谁渲染了时光尘缘

      原来,多年后我们谁都没有和谁真正相伴到最后,各自成家离开,就留下单身的,一个...

  • 第一次喝醉

    接下来的日子,恋爱不象她想象的那么浪漫,习惯了称兄道弟,习惯了大大咧咧的说话,突...

  • 你是我抵达不了的彼岸阳光

    午后的阳光惬意地撒入屋内,张开双臂拥抱着阳光,我像一只慵懒的猫咪沐浴其中,一扫之...

  • 烟花易冷

       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我依然安静守着我的角落,多了的,只是一种很平淡的思...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