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伤感美文,让心灵和着忧伤的节拍共舞
伤感日志大全 伤感文章 抒情散文 哲理散文 情感文章爱情故事 亲情散文
返回通博娱乐
当前位置: tbet88 > 伤感日志 > 爱情故事 >

tbet88通博娱乐资讯:我要的不多,你记得我就好

时间:2012-06-27 08:46来源:未知 作者:zhanweidong520 点击:次    网友评论
宝茹嫁给克杰,只有20岁。克杰32岁,大她一轮。 婚礼在宝茹读大二时的暑假操办的,因为年龄尚没有达到法定年龄,所以结婚不过是摆一回小小的宴席,而且用的是纯中式的仪式。但至今结婚证书都没有领。但在亲戚朋友眼里,宝茹已经是吴家的大少奶奶了。 大三开

  宝茹嫁给克杰,只有20岁。克杰32岁,大她一轮。
  婚礼在宝茹读大二时的暑假操办的,因为年龄尚没有达到法定年龄,所以结婚不过是摆一回小小的宴席,而且用的是纯中式的仪式。但至今结婚证书都没有领。但在亲戚朋友眼里,宝茹已经是吴家的大少奶奶了。
  大三开学的第一天,克杰送宝茹去学校,帮她提了东西去2楼宿舍。室友问起,宝茹只说是自家表哥。克杰不做声,放下东西,给她一张金卡,便走。
  宝茹瞥他一眼,棱角分明的脸,算不得英俊,但眼神炯炯。虽不苟言笑,倒也不算可怕,尤其他的嘴薄薄的、红红的,笑起来只是一撇嘴。
  “唉!”宝茹叫他。
  他回头,望她,问:怎么?
  她把卡塞进他的衣袋里,然后笑,说:妈已经在我的卡上存了钱。
  他还是一撇嘴角,然后说:要我给别的女人么?
  宝茹沉默,看他的脸,不知是不是开玩笑。她转身,心想:你和任何人,都与我无关。
  周末,克杰来接宝茹,车子停在宿舍门口。宝茹下楼,手里是一捧的书。上车后,两个人依然沉默。宝茹只是拨弄书角,偶尔抬头看窗外,痴痴的,傻傻的,始终她也只是个孩子。
  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所以先送你回娘家,办完事,我来接你。克杰说。语气不重,但不容反驳。
  宝茹点头。
  结婚以来,第一次回娘家,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宝茹走在这楼道里,仿佛走在人家的楼里。自她嫁进吴家。克杰的妈妈,就买了新的房子给她家。一切的费用都是由吴家来承担的。
  一个人上楼,按响门铃。妈妈来开门。老人家年纪不大,头发花白,见到宝茹又惊又喜,老泪纵横,拉着宝茹问长问短。问的最多的不过是“他对你好不好”。宝茹笑,告诉妈妈一切都好。妈妈浑浊的双眼陡然亮起,但转过身,却又双眼尽湿。
  妈,真的很好!他说会来接我。他那么忙,能这样接来送去,可见他对我的用心了。宝茹说。
  唉……老人叹息。回到厨房,开始忙碌。


  吃完了饭,两个人又开始聊天。直到11点30分,克杰尚未有电话来。宝茹只好先离家,以免妈妈担心,便一个人下楼,坐在小区的秋千上,静静地来回荡。手机握在手心里,只怕错过他的电话或信息。
  想想他,算是一个老男人。消瘦的脸,逼人的眼,她从不敢正眼看他。结婚一个多月来,她看的最多的还是他的背脊,而他也是喜欢拿背对着她的。在宝茹眼里,他始终不属于自己。
  12点时,他终于来。车子到楼下,宝茹站起来,看路灯下的他,心里突然暖起来。
  等待,是会有结果的。克杰说。他显得有一些兴奋,和她坐在秋千上,借着风,宝茹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淡淡的香,是一个女人的香。宝茹低头,拨弄手指。
  克杰说:她,终于愿意等我。
  愿意等他,不过是等他与宝茹分手,然后与她喜结连理。她,是他爱了十年的女人,却不能给她婚姻,多少有些凄凉。宝茹想,然后说:恭喜你。
  克杰抿嘴一笑,是难得的明媚的笑。他第一次望着宝茹,然后说:谢谢,只是要委屈你。
  宝茹只是淡淡一笑,说:我得到的甚于我失去的,所以没有什么委屈。
  克杰低头,掏出一个锦盒,递过去,说:生日快乐!
  宝茹诧异地望着他——温柔地笑着的克杰,然后只抿嘴一笑,说:谢谢!
  两个人开车到家,各自睡开,安然入眠。
  第二天早起,吴家老太太早已准备好寿面和鸡蛋,定要宝茹全都吃下去。宝茹这样瘦弱,小小的脸,削尖的下巴,单薄的肩膀,纤细的胳膊和腿,好象发育并未完全。原本,她还只是个孩子。看着,就让人心疼。
  宝茹硬生生地吃着,抬眼看见克杰正怜惜地望着自己,忙低头再吃。克杰说:吃不下,就剩着吧。
  宝茹摇头,连汤一起喝下。
  老太太开口说:不要在我家,把你养得越加瘦。你妈妈会心疼的呢。老太太说着,慈祥地笑,又说:第一个生日。做先生的,一定要好好地相陪。
  克杰说“早有安排了”,便带着宝茹驾车出去了。
  克杰关了手机,避免打扰。宝茹却开机,不想“丁零咚咙”短消息不停地传来。全是同学的祝福,有搞笑的,也有温馨的,还有恶作剧。宝茹看后,不免一笑。
  克杰说:朋友很多,人缘不错。
  宝茹说:算是吧。
  克杰问:有好的男孩子么?
  宝茹沉默。克杰说:有好的,可以恋爱。
  宝茹只说“哦”,而后又说:我……有个小小的要求:把我送回学校。同学要和我一起庆生。
  克杰偏头看他。宝茹说:你也正好可以陪她。
  克杰照做。宝茹看他的车离去,然后独自回寝室。她知道他是怕她缠着他。有一天会脱不了身。因此,不如自己远离他,不给自己和他任何一个可以亲近的机会。
  和同学们去郊外烧烤,策划的人是低她一届的学弟黄子鸣。子鸣的殷勤,人人可见。宝茹又怎会不知。
  子鸣拿了腊肠过来,递给她,便坐在她的身边。这样青涩的男孩子,这样单薄的身子骨,怎么扛得起她的沉重?因此,宝茹拒人于千里,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子鸣自大一进学校,第一眼见到学姐,就开始大献殷勤。于今,也有一年了。很多人劝她,子鸣算是不错。但宝茹只是一笑而过。
  玩了一整天,的确有些累。子鸣骑机车,驮宝茹。夜风很凉,月色正好。昨夜,她与他在秋千上的景,好象也是如此:他的脸略带沧桑。但是他有一双让人信任的眼……宝茹甩头,怎么可以想到他。可是一举手,还可以看到他送给她的手链,是“柏拉图的永恒”。她昨天有在网上查过。这样漂亮的链子,在月光下,闪闪烁烁……
  宝茹!子鸣突然叫。
  宝茹缓神,问:什么?
  做我女朋友,好吗?子鸣停车,认真地问。
  终于还是问出了口。宝茹倒是松了一口气,说:你太小了,子鸣。
  子鸣沉默,继续骑车。一直沉默,倒是吓着了宝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料想不到,他竟带着她到一家花店。任宝茹如何阻拦。他就是要了99支玫瑰,艳丽的花映着他粉嫩而受伤的脸。宝茹有一些于心不忍。
  宝茹说:会有比我更好的女孩。
  子鸣说:不管有没有,收下这花,是爱情的开始也好,是爱情的终止也好。你是我第一个喜欢了那么久的女孩子。
  子鸣说着,垂下眼去。宝茹只好收下。两个人推着车,慢慢地走。只听见后面的“喇叭”不停地按,回头,是克杰。
  宝茹有些尴尬地与子鸣道别,然后钻进车里,连同99朵玫瑰花。宝茹把花放到车后,然后不安地坐在车里,克杰只是一笑,说:男孩子,看上去很单纯。
  宝茹不自在地撇了撇嘴,说:我本不想收他的花。
  没事。倒是省了我的心。免得等下回去妈妈要问“太太生日,怎么可以不送花”。克杰说。
  宝茹沉默,心想:我不该忘了,我们本不是夫妻。
  两个人一直沉默,失去昨天那一点点的亲密。
  日子就这样过着,好象相安无事。某天,克杰再去接宝茹,中途却收到她的消息,让他别去学校了,她已经自己回去。克杰一个倒车,立刻回公司。
  心里的火气还是难熄,他是忙得不得了的人,一面要抽时间陪梁盈盈,一面要处理公司的事情,还要抽时间接这个假老婆。现在还让他白跑这一趟。他真想打电话“警告”她一下,只可惜想起她娇弱的样子,又下不了狠心。于是,拨电话给盈盈,两人一起要周末晚餐。这还是他结婚以来的第一次。
  到“lips”,点了红酒牛排,两个人静静地吃,好象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又好象无话可说。
  你,还好吗?克杰问。这个问题显得相当枯燥。
  好。成排的男人向我求婚。她说。
  我知道你说气话。你给我些时间。明年的5月,我可以兑现一切的承诺。克杰说着,去握她的手,说:等待,会有结果的。
  克杰说着,绕过盈盈,却见宝茹和黄子鸣。宝茹也恰与他对视,赶忙拉黄子鸣坐下。这一顿饭,吃得彼此都心不在焉。

  盈盈问:你怎么了,想你的老婆吗?
  克杰浅笑,努努嘴,说:在你后面,和他的男朋友。
  梁盈盈回头一看,她早想见识这个“命好”的女人,只凭生辰八字就征服吴家太太的女人。见到了,不过如此。心里不免不平衡。这样让人不屑一顾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克杰?与她为情敌,且败给她,真是颜面无存。
  于是,她起身要去打招呼。这样咄咄逼人的女人,着实吓坏了宝茹。克杰忙上前,介绍:宝茹,这就是盈盈。
  宝茹起身,莞尔一笑,说:你好!这是我男友,黄子鸣。子鸣,这是我哥和我嫂。
  彼此问候,宝茹笑得浅浅,也笑得明媚。克杰深深地看她,心想:这倒也好,我拥着她的时候,你也不会寂寞。
  那一夜,他没有回家,是结婚以来的第一次。他亦相信宝茹会替他在妈妈面前掩埋事实。
  他走时,对她轻声说:你定要回家的,一来对妈有交代;二来女孩子在外面宿夜……我怕你吃亏。
  宝茹抬头看他,是温暖的眼神,然后点点头。
  这一夜,宝茹没有睡好。三个月来,一直和她同睡一个房。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嗅着他淡淡的味道,就这样在这个陌生而熟悉的房间里安然地睡。她甚至开始不习惯寝室里那么多人拥挤在一起。大家在开卧谈会的时候,她则开始静静地想家里那个他在做什么。只是离开他的5天里,若不是有事,她是不会联系他的。可是,流言已经传开,说她被人包养。周末被大款接走。昨天,不是凑巧,是她特地来克杰常提起的“lips”。由梁盈盈的存在证明自己的清白,由黄子鸣的存在证明自己的情感归宿。
  呵……她一声无奈地苦笑,然后对自己说:吴克杰,我只是突然不习惯而已。
  宝茹侧身而睡,可是依然乱梦纷飞。
  第二日起来,她就会娘家。
  老太太问:是不是克杰欺负你了?
  宝茹笑:没有,妈。他对我很好。我只是想我妈了。
  说完,便走。
  对吴家老太太,宝茹充满感激。若不是她,或许她的妈妈已经病死在医院。当日老太太找到正下课的她,宝茹真正吓了一大跳。
  老太太说:克杰28岁要娶女孩时,我也是满心欢喜。可是请人算命,却说女孩子命中带凶,会害了克杰。倒是要找个小他12岁的农历8月初8亥时生的女孩子。于是,我动员一切关系,整整找了四年,终于……不然,克杰明年5月将躲不过一场劫。
  宝茹哪里会信她的话,抽身要去医院照顾妈妈。
  老太太老泪纵横,说:就算是迷信。我也不愿拿自己儿子的命去赌,林小姐,若你同意,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宝茹定定地看她。一个女孩子失去了母亲,多么寂寞;一个母亲失去了儿子,多么凄凉!于是,点头答应。
  见到克杰,她才知道自己多少渺小。于是,只能用冷漠武装自己。新婚当夜,克杰说:我有爱的人。而你,嫁给我,也是委屈了你。不如,过了明年5月,我向妈妈说明一切,还你自由。当然过去的承诺,依然兑现。
  宝茹答应,好象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
  不想一晃,日子已经过去那么久。妈妈的脸色日益红润,而自己逐渐消瘦。那双眼眸更加幽深,但见到妈妈,她还是笑。
  妈妈问:克杰呢?
  宝茹答:他总是那么忙的。
  他会不会……欺负你?妈妈问。
  他对我很好。宝茹说着,举手给妈妈看手链,可心里想:他不过是应付他妈妈而搪塞给我的生日礼物。
  妈妈这才微露笑容,与她谈学习的事,谈如何孝敬婆婆的事。
  夜深,宝茹关掉手机。手机里没有他电话和信息,而她从来也不奢望。和妈妈躺在一起,安静地睡。可是,依然失眠。那些过往的点滴,涌上心头。
  有一日,他与她一起坐在窗台上,望着满天的星星。他们甩着脚丫,好象无忧无虑的样子。
  他说:许久,没有这样的惬意。
  他偏头望她,终于明媚地笑,月光下他眼角的弧线这样柔美。她不免害羞,低下了头,而他伸手揉揉长而软的发,像一个父亲安抚一个孩子。
  她说:我也是。谢谢你!
  傻瓜!他说着,再摸她的发,眼神微微一定,然后闪开。



顶一下
(91)
88.3%
踩一下
(12)
11.7%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第一次喝醉

    接下来的日子,恋爱不象她想象的那么浪漫,习惯了称兄道弟,习惯了大大咧咧的说话,突...

  • 是谁渲染了时光尘缘

      原来,多年后我们谁都没有和谁真正相伴到最后,各自成家离开,就留下单身的,一个...

  • 烟花易冷

       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我依然安静守着我的角落,多了的,只是一种很平淡的思...

  • 你是我抵达不了的彼岸阳光

    午后的阳光惬意地撒入屋内,张开双臂拥抱着阳光,我像一只慵懒的猫咪沐浴其中,一扫之...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