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伤感美文,让心灵和着忧伤的节拍共舞
伤感日志大全 伤感文章 抒情散文 哲理散文 情感文章爱情故事 亲情散文
返回通博娱乐
当前位置: tbet88 > 伤感日志 > 爱情故事 >

tbet88通博娱乐资讯:埋葬在那个秋天的离殇

时间:2011-10-08 09: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次    网友评论
埋葬在那个秋天的离殇 文 / 温柔小娴 秋,是一个让人心旷神怡的季节,她就像一位穿着轻纱的少女,迈着轻盈的步伐,悄悄地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来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展开一幅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清晨,一切静谧而安详。我如往常一样贪婪的缩在被窝里继续着我

 

埋葬在那个秋天的离殇
文 / 温柔小娴 

  
秋,是一个让人心旷神怡的季节,她就像一位穿着轻纱的少女,迈着轻盈的步伐,悄悄地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来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展开一幅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清晨,一切静谧而安详。我如往常一样贪婪的缩在被窝里继续着我的梦呓。昨晚就盘算好的,今天我要睡到自然醒!秋阳透过紫色的幔纱一点点地倾斜过来,刺到了我的眼睛,醒了,慌忙举起手臂遮挡住那刺眼的光。

    “子默”我边下了床光着脚丫走出去边深情呼唤着爱人的名字。来到客厅,一切都与昨日一样井然有序,没有丝毫地变动。每当此时,子默听见我起床的声音,就会宛如精灵降临一样出现在我面前说:“傻瓜,不穿鞋子在地板上走的久了会肚子疼的。”

    我会撅着嘴嘟囔着说:“这什么道理?”

    此时他会走到我跟前,怜惜的把我抱到客厅的沙发上,拿来毛巾说:“宝贝,擦擦手,吃早餐喽!你最爱喝的红枣莲子羹。“

    接着我们开始打打闹闹地吃早餐,那种温馨,那种惬意,想起来笑意就会荡漾在脸庞。也许相爱的人在一起吃什么都是幸福的,都会吃得津津有味,都会余味无穷。有时他会拿起纸巾擦擦我弄脏的鼻子,有时还会说我的小猪的吃相还是蛮可爱哦!然后我会“咯咯”的毫无顾忌地笑起来,那笑声传出好远好远……那种幸福是不言而喻的。在子默面前,我犹如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确实,我还是他娇宠着的幸福小女人。难怪这个喧嚣的尘世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个男人的自信来自一个女人的崇拜,一个女人的高傲来自一个男人的宠爱。”

    “子默”我边狐疑地喊着边把自己的目光洒向房间的角角落落。静寂的房间回荡着我急切地呼唤,依然没有子默回应的声音,于是这种空旷让我感到焦灼不安起来。我将声音又提高了好几个分贝,可是依然没有人回应。窗外传来周末小区里孩子们你追我赶熙熙攘攘的打闹声,与这种热闹形成巨大反差,我的心温已经降到了冰点。子默,你去了哪里?以往每次,你都会写便条给我:小猪乖,我去买早餐了。小猪乖,我去倒垃圾了。宝宝,我去楼下取报纸去了。宝儿乖,我去取牛奶去了……可是今天,我没有在床头看到任何的只言片语,我有点茫然失措,宛如在繁华都市街头迷失的孩子一样,不知道哪个方向是我的归途?

    “也许我亲爱的子默有急事,没有来得急给我留下便条。”想到这里,我的心稍稍有了些许安慰。那一定是这样了,我坦然地安慰着自己。

    草草洗漱完毕,我换上了假日穿的休闲装,等着子默回来。回头的瞬间,望见餐桌上热气袅袅散尽的牛奶,我惊诧地走过去,杯下面,一张纸笺,上面是熟悉的子默清秀而又刚劲有力的字迹:

    我最爱的可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知道我的小猪已经醒了,桌子上有我给你准备好的早餐,一定记得吃了,不然会饿坏了我的小猪。当你看不到我时,请不要流泪,我知道我的小猪会很坚强的。

    我走了,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必须这样做,不然会毁了你一生的幸福,你最知道我是最深爱你的,毫无置疑。前几天,我背着你见过我的母亲,她和我有过一次深刻的谈话,今天我想我不必再隐瞒什么,她要我从你和父母公司之间选择,我想了良久,我没有选你,也许你觉得我不够勇敢,也许这时你会怀疑我对你的爱,但是亲爱的宝贝,请你听我把话说完,首先,我甩手而去后我的母亲肯定会很痛苦,虽然因为她那样对你我生过厌恶,可她毕竟是我的母亲;其次,我丢弃公司和父母分开后,我必须从头开始找工作,刚开始或许因为有你的鼓励而使我坚强,可逐渐所有的锐气被现实的残酷扼杀的所剩无几时,也许我们之间会出现裂痕。亲爱的,我并没有质疑你对我的感情,请相信,子默还是原来的子默,可儿还是我最爱的可儿,只是所有的爱情都经不起残酷现实的考验,与其最后两败俱伤,不如最美的时候我们分开,至少在心灵深处留存一份念想;最后,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是不完美的婚姻,我曾梦想着牵着你的手走上我们一直向往的红地毯,让你做我最幸福的新娘!可是从我母亲的那一记耳光开始,我就知道我最终会辜负了你的一往情深。宝贝,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对吗?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你是我今生最值得珍藏的唯一。

    写到这里,我已泣不成声,可我却无能为力。可儿,看着身旁熟睡的你,今晚我撕心裂肺的痛无人知晓。

    宝贝,我是不是太懦弱?懦弱到保护不了我唯一的挚爱,懦弱到不能拉着你的手在我父母面前大声的讲:我今生非她不娶。下周六是父母安排的订婚宴,听我母亲说是我们一个大客户的女儿,公司能有今天全靠他们的支持,我想此刻你还理解不了这些话。宝贝,我会去的,因为无论以后娶了谁都一样,我的心丢在了你这里。而我会去做个对婚姻负责的男人,你那么善良美丽,会有人像我爱你一样爱你!会有天使替我去爱你!宝贝,我不在的任何一个日子,你都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咱们现在住的这个房子是我送给你的,想卖掉就卖掉吧!它完全听你的,因为你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我不配。

    再见,我的爱……

    最深爱你的子默

   

    读完这封信,我彻底崩溃了,感觉像是坠入一条漆黑的峡谷,任凭激流冲撞,跌宕,天旋地转,死去活来,终于被抛到一片寸草不生的荒野。我无力到靠着墙壁滑了下去,无言的泪打湿了我的衣襟,打湿了我的整个世界。

    迷迷蒙蒙中,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春日明媚的午后。大地复苏,春风唤醒了冬眠的青蛙,杨柳愉悦的吐出了芽尖儿,迎春花迈着轻快的舞步,如一个飘着裙裾的****,缓缓地向我走来。这一季春色,足以让我的心扉明媚的徜徉。更让我欣喜的还有那份聘书,大学毕业,个人简历投出去那么多份,不见一家像样的公司的聘书,好友莉莉说:哎呀,陆小可,你就别再挑了,到时候我们都领工资了,你还得让父母养着。我不以为然,继续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终于,收到同鑫广告传媒公司的聘书,我兴奋极了。这是一家在业内很有知名度的公司,董事长林同鑫可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我欣喜地雀跃着,决定在成功录用后请我的死党去狂欢。

    “你好,我是前来应聘的陆小可。”

    “你好!请坐。”说话的人处理着手头的文件,没抬起头,可我分明听到了他清澈明亮的声音,我怔了下,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等待着他的询问。我打量着四周,楼道里忙碌的人来来回回的走着,明亮的落地玻璃窗。当我回过神来,面前的这人看着我,目光迥异的仿佛我就是一头从未出过世的恐龙,我看到他的眼睛里一种异样的光芒。良久才说:你是陆小可?你的资料我看过了,明天过来上班吧!来后先去人事处报到。我轻应了一声,逃出了那个办公室,我知道,再多呆一分钟,我的脸会红到耳根,我的表情会将我的内心出卖,被眼前这个人洞悉的一清二楚。

    本来说好要去和死党狂欢,可那晚因为那双眼睛,我彻夜未眠,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啊?明亮而深邃,宛如夏夜天空中璀璨的星辰。

    我去了那家叫同鑫的公司,做了广告设计。也听说了关于有双明亮而深邃眸子的那个人的一些事情,出国留学回来不久,刚来公司第一个工作项目就是负责这次的招聘。

    “陆小可。”午饭时有人喊我。

    “我是林子默,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一起吃吧!”我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可他已坐在我的对面。喋喋不休的说着关于公司的事,当别的同事投来异样的目光时,这个林子默大胆的说:以后每天我都来这里等你,下班我会在门口等你!我不语,继续着我应该或者必须做的事。后来,公司里好多人故意讨好我,当然也有说风凉话的。什么勾引总经理,什么蛤蟆吃天鹅肉的话。我没在意,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人是公司董事长的儿子,也是将来同鑫的接班人。

  后来,子默和我不管不顾的爱了,爱的死去活来!我们和所有的恋人一样,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清晰记得,他和我去见我父母时的情景,子默并没有窘迫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是和我的父母谈天说地,我从母亲的眉目间读出了那份欢喜。那真是一个迷人的季节,三月的风温柔的吹拂着岸边的河柳,我和子默并肩走在田埂上,脚下稀松的泥土欢快的歌唱,歌唱着春的愉悦,这时春也仿佛多情的自我陶醉了。

    直到有天下班,同事说有人找我。我走出去,是个中年妇女,看着精致的妆容,我蒙了,我从来不认识这样的贵妇。“你好,我是子默的母亲。”见面后她带我到附近的咖啡厅。

    “阿姨你好,我是陆小可。”然后是一阵沉默。

    “离开子默,他有未婚妻的。”她看着我说,目光中有某种一般人读不懂的轻蔑。

    “没听他说过。”我不屑地说。

    “你爱他什么?”

    “爱他的一切。”

    “是爱金钱吧?”我再一次看到她轻蔑的目光,再也受不了这种侮辱。

    “阿姨,请你尊重我。我虽然没有出生在名门望族,可我凭本事也算是这个城市的白领,就算不靠子默,我还是能养活自己的。”

    “切,你以为光养活自己就可以,你也太天真了。”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扬身而去,我知道,从这里不会听到她一句好听的话,可就在这时,她堵在我的面前。

    “别走,说清楚再走。”

    “我和你没说的,我就是爱子默。随你们怎么想。”可她不依不饶,“啪”在我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她甩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望着她傲慢的眼神,我强忍泪水。走出咖啡厅,我再也忍不住了,泪已决堤成行。我看到了子默,他已等候在那里。

    “乖,别听我妈胡说,她真是老糊涂了,说好了不找你的,添乱。我都看到了,我妈的错,回头我让她给你道歉。”

    “算了,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早点分手吧!”我没理会子默,我想既然你的母亲这样对我,我想我们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当日我就交了辞职信。我想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应该打我,长这么大父母都没舍得打过我,受到这样的侮辱,叫我一时怎么承受如此之重?子默,也许我们的相遇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想到这里,无论如何,我都会落泪,伤怀!到底我是爱子默的,分手,怎么舍得?想不明白,只有在小说里电视剧中看到的情节会在我身上上演?

    我走出公司,子默也无能为力再挽留,这就是我的性格,你可以爱我,但不可以左右我;我可以什么都听你的,可你的家人不能侮辱我。这也正是我陆小可的性格。

    我关了手机,关了qq,关了msn,一个人去旅行。可是在大连的海边,子默还是找到了我,当看到他的一瞬,我再也忍不住了,原来我们的爱和想念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看到胡子拉碴的子默头发也乱乱的,我心疼至极,就几日竟然变老成这样,这种心力憔悴我是懂的,也许只有深爱着的两个人因为某种原因不能走到一起,这种心力憔悴也只有他们才能懂的。

    我们泪眼对望着,诉不尽的思念,两个梦牵魂绕炙热想念的人终于拥抱在一起。沙滩上,久久的,仿佛两尊雕像!

    “宝贝,你知道吗?我是怎么找你的,你知道吗?没有你,你让我怎么过??”子默在我的耳边喃喃呓语着。彼此脸颊的泪都流进了对方的心,有苦有甜,有深切的思念。

    异地的房间,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床罩,淡紫色的我最喜欢的幔纱落地帘,在昏黄的灯光下到处都充满了甜蜜温馨和神秘。子默和我久久的对望着,他那般爱恋和疼惜。不知道过了多久,子默将我紧紧拥抱在怀里,两个身体就这样紧紧地紧紧地贴在一起,那一刻水乳交融,那一刻鱼水之欢……

    从大连回来,子默送给我一个礼物。那天,他开车来接我,并用红丝带蒙上我的眼睛,当我睁开时,眼前的一切都让我迷惑了。一套完全按照我的意愿装修的房子,顿时,我感动了,流泪了。我曾经的每一句话,他都会听的如此认真,淡紫色的落地窗帘,淡紫色的床单被套,淡紫色的灯罩,淡紫色的一切,我沉醉了,子默轻轻的揽着我的腰,“宝贝,你知道吗?为了在房产证上写上你的名字,我托了多少熟人?你太坏了,你要是不走,我们俩一起拿身份证去,几分钟搞定。”轻轻地轻轻地吮吸着我的耳朵。我又一次倒进子默宽阔的怀里。

    就这样,我活在子默编织的美好的童话里,不愿多想,更不愿顾及到他的母亲。

    而最终,他还是走了,这是我早就料想到的,只是不愿意提起,怕自己更加伤怀!房子有什么用,没有爱人,再美丽再阔绰的装饰也只是装饰,它始终填充不了因为某个人的离开而空缺的心。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无数个月色如水,星光闪闪的夜,我低吟着这首柳永的《蝶恋花》。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无数个孤寂的再也没有子默相陪的夜,我浅唱着纳兰性德的《木兰词》。他的短短一句将尘事描绘的淋漓尽致。

    为什么相爱的人却不能相守?

    子默,我曾在三生石上镌刻下你的名字。曾痴想与你携手天涯,一起听风赏月,赋诗填词;一起看潮起潮落,日出日落;撑着一把油纸伞,相拥于江南烟雨中,穿行于雨巷;一起感受白墙青瓦,依水人家的江南美景;一起骑着马驰骋于草原,感受大自然的辽阔和草原牧民的那份纯朴;还要一起谱一曲锅碗瓢盆的交响曲,一起儿女绕膝,一起相伴到老。

    亲爱的,你却走了,要过属于你的生活,可儿明白你的心,你也无能为力,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可是你却带走了可儿的心,可儿再也无力去爱了,你最终只会成为可儿梦中的影子,伴着可儿老去。

    夜凉如水,俯窗远眺,远方的山峦默默的对望着,仿佛在诉说着什么?也许最美的爱情不是相守到老,而是相忘于江湖,我就这样安慰着自己。

    分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我独自走在街上,天空灰蒙蒙的,都市的上空弥漫着玫瑰的花香,看到有一对对情侣相拥而过,我有点迷乱。

    于是,我最后决定,将这个秋天的这场离殇,深深的,再深深的埋葬! 

 



顶一下
(3)
50%
踩一下
(3)
5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烟花易冷

       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我依然安静守着我的角落,多了的,只是一种很平淡的思...

  • 第一次喝醉

    接下来的日子,恋爱不象她想象的那么浪漫,习惯了称兄道弟,习惯了大大咧咧的说话,突...

  • 你是我抵达不了的彼岸阳光

    午后的阳光惬意地撒入屋内,张开双臂拥抱着阳光,我像一只慵懒的猫咪沐浴其中,一扫之...

  • 是谁渲染了时光尘缘

      原来,多年后我们谁都没有和谁真正相伴到最后,各自成家离开,就留下单身的,一个...




Baidu
搜狗